當前位置:縱橫輸入法首頁>>傳媒報道(2002)

摘自《星島日報》

周忠繼退出商場教打字

  提起靈芝大王周文軒弟弟周忠繼,很多人都只記起他是縱橫輸入法的創始人,其實他更是香港早期工業家,五十年代在香港跟安子介、唐翔千拍檔,曾是香港紡織界龍頭實業,操縱本地經濟命脈。但隨荅撢晰~息微,這位七十八歲老人認了命,逐漸退出戰場。但他自己卻停不下來,教人學中文輸入法,是這位老人家餘生的大事業。

  南聯實業曾是工業大藍籌,七十年代全盛時期,擁有一萬二千名工人,是中電以外第二大廠。

  「定單太多,工人猛加班都滿足不到需求。」周忠繼說,六十至八十年代,是紡織業最風光時,也最賺錢,他和哥哥周文軒,加上同鄉安子介、唐翔千,組成南聯實業,染廠、布廠、紗廠,組成紡織一條龍,包辦織布和成衣。周忠繼還記得,以前沒有甚麼勞工法例,工人每十二小時一班,工廠徹夜燈火通明。

與安子介唐翔千拍檔

  「工人說,沒有加班機會的工廠不做,因為有加班才可以多賺些。我是老闆,我一樣要捱,白天去做Sale,晚上做完文件再半夜巡廠。香港人能急速成功,肯博肯捱這種精神最重要,但今天卻沒有了。」當年香港因為紡織業競爭力太強,不少國家曾對香港的出口加以限制,安子介曾率領工業代表團出訪歐美,原來周忠繼六十年代已帶團訪問英國,替香港打了首場紡織業大仗。

  「英國政府限制香港的燈心絨出口,當時我是布廠商會會長,帶團跟英國政府講數,搞了好久,不過做生意要give and take(妥協),最後我們放棄燈心絨配額,不跟他硬碰,最後在其它配額數目上換回更多。」他說。

五十年老友講「信」字

  有段時期周忠繼兩兄弟和安子介、唐翔千四人在同一個辦公室辦公,午膳愛到中環的「Jimmy's Kitchen」吃飯,繼續用上海話傾生意,所以四人合拍非常,周忠繼仍記得,四人之中,安子介永遠最早返工,他則與唐翔千鬥遲離開辦公室。後來周氏兄弟辦公室搬了去九龍,這場四人飯局才停下來。做了五十年拍檔兼老友,到今日幾家人仍常來往。「講個信字,有事容忍,就這樣過了半世紀。」

  篤信萬事萬物皆有定數的周忠繼不諱言,到了七十年代後期,紡織業已過了黃金時期,畀內地搶去了市場,工廠一間一間結業,工人都解散了,南聯實業一副日落西山模樣,但周忠繼出奇地看得很開。

「縱橫」用法簡單必紅

  由最高跌到最低,人生也走過了大半,今日周忠繼的心思,都放到他創的中文輸入法上。「將來另一個循環一定是電腦,現存的輸入法,倉頡、大易都頗複雜,要人人都懂得打中文字,要用最簡單的。」退下戰線的他,堅信縱橫輸入法最符合成本效益,記者跟他到拔萃女書院教輸入法,不少女生學一堂已可每分鐘打幾十個字,他高興得不停在課室走來走去。

  「雖然倉頡早十年開始用,但我從來不怕做先行者,正如當年我們是首間裝冷氣的工廠,工人竟說吹到頭痛。後來卻是無冷氣不行。」周忠繼說,有學校社團想學,他「貼錢」教都無所謂。